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相关推荐

租客惠:商家打起价格战,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最近高层举办的企业家座谈会提了个新名词:经济内循环。所以牛市来了,房价被限制了,中小企业融资更简单了,接下来中国要发生的变化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消费作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之一,是“经济内循环”不可或缺的动力。这次提出“经济内循环”就是向市场发出信号,促进国民消费势在必行。这是商家们的良好机遇,也是一场艰难挑战。消费增加的同时市场竞争每况愈烈,如果打起了价格战那么商家就算抢占了市场份额,获利也会相应减少。摆在商家面前,尤其是新兴中小商家的问题一箩筐。如何引流?如何宣传?如何抢占市场份额?如何获得更高的利润……进驻互联网团购网站无疑是大多数商家的选择,期冀借助平台多元化的引流手段和平台影响力带动店内销售的增长。而且不仅限于入驻一家网站,还会与很多银行的信用卡合作,让消费者的选择更加宽泛。但与此同时带来的弊端也十分明显。随着团购网站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商家进驻团购平台,竞争激烈,商家的低价促销也没有显著效果。并且还要投入大量的成本交纳团购平台的入驻费用,致使商家在团购网站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但是现在的大部分顾客都是到店后使用团购券来付款,平台不仅没有为店里带来额外顾客,还让商家白白损失了大约15%的收入。而商家最畏惧的“差评”问题在团购平台上被无限放大,有的商家稍有闪失或是莫名其妙就被顾客在网站上打了“差评”。而这种负面评价对商家口碑带来非常大的消极影响。尤其是对于餐饮行业来说,不但影响餐厅的打分排名,还会直接导致客流量减少。为了帮助商家走出这样的市场困境,租客网打造的“租客惠”服务项目应运而生。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一个大型生活消费优惠类服务平台,通过租客网的APP和官网首页帮助商家进行大幅推广,利用平台影响力、自媒体平台矩阵、视频平台矩阵及社群营销等多渠道引流,帮助合作商家免费引流,提高商家的曝光度和知名度。加盟租客惠平台不收取商家的入驻费用,减少商家成本投入,付款秒到账,收款不扣点。租客惠的初心就是帮助商家宣传品牌,提升销量的同时,为租客网本身广大租客提供一个高品质高性价比的优质生活圈,互利共惠。如今租客惠已与众多咖啡厅、健身房、餐厅、KTV等商家合作,已为商家实实在在的扩宽了宣传渠道,带来了清晰可见的盈利增长。

2020年08月06日 10:48

36氪独家 | 抖音强攻下,快手电商将2020年GMV目标调高至2500亿

文|张雨忻36氪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快手直播电商业务在2020年的GMV目标为2500亿。而抖音直播电商的GMV目标也高达2000亿。36氪就以上信息向快手和字节跳动求证,截至发稿,双方均未有回应。据知情人士,2019年快手电商完成了约350亿交易额,这其中不包含不可监测的交易数据,即主播将用户导向自己的微信,通过个人微信完成交易的部分,而这至今仍占相当大的比例。350亿这一数字超过了快手在2019年初制定的当年GMV目标,故而在去年底,快手将2020年的电商GMV目标调高至1000亿。但计划敌不过变化。2020年,抖音高调入局直播电商,来势汹汹。知情人士告诉36氪,抖音的入局让快手电商团队感受到了很大的威胁和压力,而在得知抖音电商今年的GMV目标为2000亿之后,快手电商则快速将原先的1000亿目标调高至2500亿。据多位行业人士,淘宝直播2019年的GMV在2000-2500亿之间,这意味着抖音和快手在2020年将要冲击的目标已经可以赶上淘宝直播去年的成绩。2020年之前,虽然在抖音上通过短视频和直播带货的达人也不在少数,但始终未成规模。在直播电商的赛场上,淘宝一骑绝尘,紧随其后的便是快手。而如今抖音汹涌入局,迅速引起了快手的警觉。“至少要保住行业第二的位置。”这是快手电商团队对于今年行业竞争格局的共识,所以,即便目标看起来激进,也要力求不让抖音反超。据知情人士,快手电商目前的日均GMV在4亿左右。假设维持这个规模,快手电商全年的GMV可达到1500亿左右,但距离其目标仍有较大差距。这意味着快手电商在下半年面临着较为严峻的增长目标。而快手对抖音的严防死守可以说是吸取了历史教训的结果。过往来看,抖音快手在诸多细分领域都产生过直接交锋,而一度最为大家关注的有三场战争:主App的规模之战、直播业务之战和海外之战。在这三场战役中,抖音在日活和月活数据反超快手后,一直在拉大与快手之间的距离,可以说稳居老大之位;海外战场上,TikTok也捷报频传,相反快手在海外却难有突破;直播一直是快手的根据地,但从2019年开始,抖音在月均日活和流水数据上都已经几近追赶上。而在电商一役,同样拥有先发优势的快手不愿有失。罗永浩在抖音带货让抖音的电商直播迅速出圈,打造标杆案例对于平台的电商业务来说非常重要,能让大量原本对抖音带货缺乏认知的KOL、品牌方和商家迅速入局。这也是快手在近期不惜拿出大规模平台流量和真金白银的补贴将董明珠造成另一个“卖货女王”的原因。眼下,快手和抖音在直播电商业务上已经开始了贴身肉搏,而这会是一场双方在流量、KOL、供应链、运营能力、生态完善度等各方面的全面战争。

2020年05月14日 11:25

36氪独家 | 长城汽车新设一级部门“数字化中心”,聚合所有数字化业务

长城汽车的数字化转型按下加速键。36氪从多位接近长城汽车高层的消息人士处获悉,长城汽车已在近日设立一级部门“数字化中心”,推动集团的数字化业务进展。出行科技公司仙豆智能创始人李鹏出任长城汽车CDO(数字化中心执行官),负责新设立的数字化中心。这也是长城汽车首次设立该岗位,目前李鹏已经在长城汽车保定总部上任。一位消息人士透露,长城汽车的数字化中心几乎囊括了所有汽车数字化业务,包括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数字化营销平台、数据中台、用户运营平台等。而且,数字化中心的业务将面向整体长城汽车品牌,包括长城(皮卡)、哈弗、WEY以及纯电动品牌欧拉。对于上述消息,长城汽车官方向36氪进行了确认,并表示,“基于长城汽车战略发展及业务管理需要,目前,公司已成立长城汽车数字化中心,整合旗下技术中心和营销中心资源。同时,公司任命李鹏为长城汽车副总裁兼数字化执行官(CDO),全面负责长城汽车数字化中心业务管理工作。”有汽车行业人士向36氪评价,“如果数字化中心整合了这么多业务,长城汽车接下来势必要有一场大的组织架构变革。”数字化转型已经是当下传统车企发展的关键命题。2019年6月,大众汽车集团成立独立软件部门Car.Software,在集团内为汽车软件和数字生态系统开发软件,相关联营公司和子公司的大约3000位数字专家被归入此部门。国内体量最大的车企上汽集团也设立了CGO一职,以推动数字化业务。作为三大民营车企之一,长城汽车2019年全球销量超过106万辆,连续第四年突破百万销量大关,这艘大船的航向显然也早已瞄准了数字化。接触到长城高层的知情人士告诉36氪,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一直在关注车企的转型,其曾拜访过字节跳动等头部互联网公司,也和蔚来汽车这样的新型车企有不少交流。2018年,魏建军已经在筹备长城数字化战略落地,当时找了业内大量专业人士交流探讨。2019年,长城汽车成立了数字化委员会,这也是当下数字化中心的前身。转型尝试之下,长城汽车内部的调整举措不断。上述接近长城汽车高层的知情人告诉36氪,2019年德勤入驻,帮助长城对组织架构做了梳理,原先的本部制调整为部制,负责人也从本部长改为总监。在研发方向上,长城内部也以特斯拉为标杆,在推行车辆电子电气架构变革。“当时讨论了两个方案,一个是跟特斯拉一样,直接部署车载计算机,另一个就是域控制器方案,后来考虑到域控制器方案对自研要求相对较小,采用了后一种。”该知情人士说,目前长城正在招募相关人才。当然,推行车企整体业务从工业体系向数字化转型,并不容易。“魏建军很想推动长城的数字化转型,但最大的困扰是,企业机制和传统汽车人的思维已经固化,这几年也做了不少尝试,但成效都不明显。”上述知情人士说,2018年,长城找阿里云做了中台系统,但只是IT部门把不同子系统里的数据聚合在一起,业务线上并没有数字化,这项合作也不了了之,“所以,现在的方向是从外部进入一个角色,来担任真正的操刀人。”李鹏似乎是这个人选。其是汽车电子行业的老兵,曾在全球零部件巨头大陆汽车任职,担任大陆汽车信息娱乐及智能通讯业务单元中国区业务总监,又在2018年,加入于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地平线,担任智能驾驶事业部总经理。一位接近李鹏的行业人士告诉36氪,2018年,魏建军找了一批行业人士交流车企的数字化转型,李鹏是其中之一。当时不少人的职级都比李鹏高,但李鹏做了一个3到5年规划,打动了魏建军,“这个规划的大方向是面向智能化、数字化,车企该往哪个方向去走,包括前进的路线。”“李鹏是一个非常理性的职业经理人,不会忽悠人,他会用数据、逻辑来讲一个事情的发展和路径。”该行业人士向36氪转述了业内对李鹏的评价。2019年初,李鹏加入长城,职务是长城汽车副总裁,但公开身份是仙豆智能创始人和CEO,也主要参与仙豆智能的运营。而仙豆智能则成为长城汽车数字化战略落地的前哨。在股权层面,长城汽车与仙豆智能没有明确关系,但两者之间却紧密绑定。除了李鹏,仙豆智能多位高管同时也在长城任职。2019年7月15日,长城汽车召开“GTO全域智慧生态战略发布会”,长城汽车的数字化战略浮出水面,其将和腾讯围绕智能座舱、云、数据中台、数字化用户运营、共享出行等领域开展合作,仙豆智能则是长城汽车在智能网联领域指定的战略合作伙伴,连接腾讯和长城。目前仙豆智能基于腾讯车联方案推出的数字座舱产品,已经在长城哈弗F系车型上搭载。“一年不到,仙豆已经发展到500多人,也在深圳设立了分部,配合长城汽车的出海业务。”一位接近仙豆高层的行业人士告诉36氪。而在仙豆智能的官网介绍中,该公司也不仅仅计划输出智能座舱产品,还包括数据中台和用户运营服务,以“助力汽车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此次李鹏从外部公司回到长城,正式负责长城数字化中心业务,显然也是长城汽车决定加速推动数字化战略的信号。2019年开始,全球车市下行,车企业绩普遍承压,进入2020年,又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车市再受重挫,车企转型求生的压力迫在眉睫,长城汽车先迈出了沉重一步。

2020年04月27日 10:50